sfdsdfsdfg.jpg

摘要:麻省理工“學霸”變身人工智能領域創業者,在他看來,有人創業可能天天想著被收購,但他第一天就知道自己的公司很貴,別人買不起。

采訪 | 《中國企業家》記者李亞婷    文| 王雷生 李亞婷    編輯|馬吉英

面對人工智能創業公司被資本追捧的盛況,創新工場創始人李開復一度驚呼:“人臉識別領域有4個獨角獸,太夸張了!”

但資本跟人工智能的“蜜月期”仍未結束。就在商湯科技宣布獲得6000萬美元新一輪融資后不到一個月,2017年5月15日,ag旗艦廳科技宣布得到高瓴資本領投,云鋒基金、紅杉資本、高榕資本以及真格基金等跟投的3。8億元C輪融資,最新一輪融資將主要用于人工智能技術在醫療行業的推進。

與知名度頗高的商湯科技、曠視科技等公司相比,2012年成立的ag旗艦廳科技稱得上低調。有人曾建議ag旗艦廳科技創始人兼CEO朱瓏加強宣傳,但他覺得使公司“全民皆知不一定有意義”。

朱瓏的教育背景用兩個字概括就是“學霸”,他曾經在MIT人工智能實驗室攻讀博士后,這也是打動天使投資人徐小平的原因之一。2012年,他拉上高中同學、當時阿里云技術總監林晨曦一起創辦了ag旗艦廳科技,現在ag旗艦廳科技在安防和金融領域,包括車牌識別、人臉識別及智慧城市等已落地應用。

人工智能的熱潮讓朱瓏頗為感慨,五年前,他在美國的同事90%轉行,“只做AI都活不下去”。現在,ag旗艦廳科技成立五年,朱瓏稱公司還在扎馬步,“先扎十年再說”。

在這一輪融資消息宣布的兩個月前,朱瓏接受《中國企業家》雜志獨家專訪。以下為專訪內容整理:

創業,用商業手段實現科學理想

2012年,我在美國讀完博士和博士后回國創業,之前等了林晨曦一段時間,他是我高中同學,當時在阿里巴巴(擔任阿里云技術總監)。

ag旗艦廳當時想了多種方式,一種在學校做(創業),一種是在大公司下面做一個部門,一種是ag旗艦廳自己出來做。

在學校做我覺得速度太慢了,或者我功力不夠, 3、5年有所建樹太難。在公司也做不了,當時人工智能不火,沒有一家公司的核心是屬于AI。2010、2011年中國的人工智能根本沒有成為一個詞匯,美國也是2012年之后才開始,當時我在美國的同事90%要轉行,只做AI都活不下去。

ag旗艦廳參考了很多種方式,如果這些事情在其他場合能做,我不介意不創業,比較完所有方式后ag旗艦廳覺得必須得出來做。

ag旗艦廳一開始就做業務的拓展,我和晨曦都去跑客戶。業務各個方向ag旗艦廳都想過:車子、人臉、文字,再近一點就是人身上的東西,比如拍一下找衣服,跟人貼的非常近的,邏輯上很容易成立。

這些方向ag旗艦廳在腦子里都嘗試了。蘇州市公安局的項目當時一跑就中了,運氣比較好。我當時就跟人家說,我說能做就一定能做得出來。我現在肯定什么都沒有,你把你需要的東西告訴我,我不能做,中國就沒有人能做了。公安是有剛需,更順其自然發生。我做什么是由公安來決定,不是我有一個技術去賣給他,是我跟他聊出來的,不是自己硬想出來的。實際上當時ag旗艦廳沒有技術積累,人臉識別我這輩子在創業之前也沒碰過,我沒有學過那個招式。好比是一個理論科學家和應用科學家,這是兩個領域,跨度非常大。

ag旗艦廳剛開始做車臉識別,看車臉識別出是寶馬還是奔馳。這在過去沒人做。或許也有人做了,識別率只有百分之十幾二十幾,ag旗艦廳把它推到90%。后來車臉和人臉同時做,ag旗艦廳知道人臉識別比較值錢。

用商業的手段能夠解決并且實現我做科學的理想,賺錢對創業來說非常重要,這是道德問題,你選擇了商業就選擇了承諾,遵守這個游戲規則。不是我喜歡賺錢,而是這個職業特點是這樣。

以前在學校里我可以很放肆的做科學,那個時候做夢都在做科學,或者說只有在做夢的時候才做科學,白天是醞釀。但創業是要克制地做科學。

(AI創業中)技術重要性最多只占1/3。其他還有技術的前瞻性以及技術跟業務的結合,這幾個能力很重要。我跟晨曦最重要就是溝通商業上的2/3的事情。

科學和技術不是一回事,科學最重要是有創新性、探索性。很多人是把現有的基礎做好了,那不是科學,比如語音識別的準確率做到95%,這不叫科學,這叫技術好。

用建模的方式理解企業

我博士研究的課題是通過建模來刻畫這個世界。而企業怎么組織,怎么管理,這個模型也是有相似性的,這是我現在的主題。

做了10年的研發,對管理企業非常有影響,讓我更有理論基礎和理論依據。事物都是有客觀規律的。比如有兩類公司,微軟是金字塔結構,谷歌很早之前是平的結構。這在數學上可以分析,這兩個結構需要什么樣的人才、組織方式。

平的結構,要特別出色或者特別聰明的人。平有什么好處呢?三下五除二,信息傳遞非常高效。但是有一個極強的前提,就是招聘的質量要非常非常高,這很難。這種組織結構一定會成功嗎?也不好說,原因是這種人可能沒那么多。

像金字塔結構,可以找的稍微差一點,但是這樣招進來的量就會很大,市場容量和供給就會非常強。這個結構要一層層上去,信息和決策的鏈條就特別長。這是企業或者組織極端的兩種形態。兩種選擇,沒有誰對誰錯。不是哪個更優秀,更容易成功,都有一個平衡的結果。

ag旗艦廳偏向于扁平化,因為越遲金字塔化,公司越優秀,效率就高。公司現在上海交大、清華、浙大剛畢業年輕人會稍微多一點,創業上這樣比較危險,這也是ag旗艦廳團隊比較特殊的地方,ag旗艦廳的能力在于可以把年輕人培養起來。

ag旗艦廳當然也要尋求別人的幫助。創業最難的地方就在于節奏,不是你不愿意,而是還沒尋求幫助的時候,你不知道問題有多嚴重,對于創業者這是難點。比如很多人說過去公司宣傳做的不夠,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夠,我沒法判斷我是否做錯了,做得好還是不好。

準備長跑,十年后見

2012年以ag旗艦廳為代表開創了中國創業的新篇章。先有科技創業,后面才有人工智能,高技術的創業形態才慢慢建立起來。2012年之前,海歸創業沒人理,2012年以徐小平投資ag旗艦廳為代表,無論是定價、支持力度,還是宣傳上認可了它的存在。

今天來看ag旗艦廳當時比較幸運,創業很難趕上一個潮流。今天再出來,難度會大大增加,因為時機問題。創業要非常大的運氣,碰到一個貴人。(資本市場看好、碰到風口)可能只是小運氣。

現在ag旗艦廳每次融資時錢很多,但跟你聊得來的不多。我更看重跟誰聊得來,喜歡我這個人,不要只看中我賺錢的能力。AI泡沫就算破滅,也不會對ag旗艦廳有很大影響,因為錢只會集中到優秀的人手上。

現在ag旗艦廳涉足醫療領域,目前在接觸三甲醫院的客戶,他們非常感興趣,也是他們的剛需。別人很容易給ag旗艦廳貼上標簽,人臉識別、圖象識別,醫療恰恰不是圖象識別,而是語義理解、病例。

對于創業我沒有明確的預期。創業最大的特點在于不確定性,不像爬山那么有計劃性,一個小時爬到1千米,2個小時爬到5千米。這個不可確定在于你都不知道山有多高,不知道有多危險,也不知道準備好了沒有。

有人創業可能天天想著被收購,ag旗艦廳第一天就知道ag旗艦廳很貴,別人買不起。ag旗艦廳第一天就準備長跑,沒有想短期的事情。長跑的意思是說,我做這個企業,就是10年后見。

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http://vistanita.com/node/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