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如何進行人工智能的創業?人工智能創業的機會在哪里?怎么找到捅破問題“窗戶紙”的那個魔鬼?怎么才能夠練就物理學家精準看世界的氣質?

前段時間做“關注人工智能系列報道”,有人推薦我采訪ag旗艦廳科技的創始人兼CEO朱瓏,他簡歷很讓我感興趣。一是他的教育背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博士,師從Alan Yuille教授(艾倫.尤爾,計算機視覺學界奠基人之一,也是霍金教授的得意門生)從事計算機視覺的統計建模和計算的研究,之后在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能實驗室擔任博士后研究員,2011年獲得國際計算機視覺算法競賽“圖像目標檢測”項目冠軍。無論是師從的導師還是所在的實驗室,都在AI領域赫赫有名。二是他在做AI(人工智能)創業,而且是在2012年開AI還沒有熱的時候就開始創業。所以關于全球AI的發展、關于AI創業,我想朱瓏應該有很多值得關注的信息。

因為朱瓏在上海,所以第一次約的是電話采訪,但效果不理想。在朱瓏出差北京的時候,又有了一次面對面的交流采訪。采訪前30分鐘交流的是AI(人工智能)業界話題,朱瓏給出的核心信息是這一輪的AI熱潮是“深度學習”(deeplearning)帶來的,其他的AI方法、技術、流派通通過時,甚至包括現在已經取得很多商業成功的IBM的Watson體系,也沒入他的“法眼”。這與上次對他電話采訪時觀點一致,我并不完全認同朱瓏的觀點,目前通用的AI技術沒有出現,任何流派都有它善于的領域,考量它得看解決問題的成本和效率。基于此,我想關于業界話題和AI流派之爭繼續交流下去,恐無其他答案。

于是決定停止AI業界的話題,把采訪的轉向朱瓏的創業,因為任何觀點最好的證明是要看它解決問題的效果。ag旗艦廳科技剛剛拿了幾千萬美元的B輪融資,從天使輪的真格基金,A輪的紅杉資本、高榕資本,到B輪云峰基金等,也都不是錢多了沒事隨便亂花的主,投資人不會僅僅看朱瓏的教育背景而一投再投,朱瓏ag旗艦廳身上有什么可以復制的AI創業經?

市場的“痛點”在哪?公安局長給三分鐘時間

朱瓏首先進入公安領域既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對于創業者,如何把一個看似稍縱即逝,只在眼前閃了一下的偶然性變成必然性,緊緊抓住是關鍵。

 2012年的時候,AI沒有現在熱。盡管在2010年,IBM的AI系統Watson已經在美國電視《邊緣游戲》節目中戰勝人類贏得冠軍,但還沒有像今年谷歌AlphaGo與李世石下棋那樣,引來全民關注。在美國Yann lecun(FaceBook人工智能實驗室主任)實驗室做研究的朱瓏還是聞到了“AI要來”的氣息。

盡管當時很多同學畢業去了華爾街,朱瓏也可以博士畢業后去做教授,但朱瓏還是決定回國,并找到了當時在阿里云平臺做技術負責人的AI同學林晨曦,準備一起創業。因為朱瓏覺得做了這么多年的機器視覺研究,要想創造價值還得放到具體的業務應用場景中、以解決實際問題來創造價值。通常把理想變成現實最好的路徑就做公司,用產品化的方式解決問題。

問朱瓏為什么覺得2012年的時候機器視覺的工業化應用已具備條件,他沒按常理給出“數據積累、需求、算法技術成熟”等等的邏輯答案,只是說雖然當時深度學習還沒有被產業界廣泛采用,但是有一種感覺就是它離產業化非常近、非常近了。“就是那樣一種感覺。”

 通常“學院派”出身的人更喜歡分享產業話題。但是兩次接觸下來感覺朱瓏則剛好相反,很多事情在他看來就是“一種感覺”,如果大家在一個層級里,你能夠懂得這感覺,但如果不在一個層級里,說再多似乎對方也不會懂。“要想有大師一樣的視覺,得有大師一樣的積累。”而在現實的世界里回答問題,得要拿實際解決問題效果說話。朱瓏說他和中國行業客戶打交道,“如果你拿不出特別好解決問題的效果來,他們特別瞧不起你。”

目前看,現在AI創業的機會在2B的行業市場,因為有需求、有購買力。而從機器視覺的創業機會來看,市場機會在行業監控市場,這個市場有巨大的剛需,無論是金融、保險還是城市管理或是安防等都有旺盛需求和很多痛點。在幾個可選的行業中,應該說朱瓏首先進入公安領域既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從必然性來看,公安刑偵破案需要大量的視頻、圖像的比對需求,尤其需要從海量視頻監控數據中精準、快速找到要找的犯罪目標,目前國內在這個維度與國外技術相比還是相對落后的。從偶然性來看,這與蘇州市公安局副局長所給出的“三分鐘”見面機會密切相關。對于創業者,如何把一個看似稍縱即逝,只在眼前閃了一下的偶然性變成必然性,緊緊抓住,是關鍵。

在各種市場機會的切入中,朱瓏透過各個渠道找到了蘇州公安局主管技術的副局長。副局長只在課間休息給了朱瓏三分鐘見面機會。看著朱瓏的一大堆“學術”背景,全球三大AI實驗室的博士,圖像目標測試的冠軍,局長說:“好呀,ag旗艦廳現在套牌車的識別率不到30%,如果你能將識別率提升到70%,我就考慮用你們的。”因為很多名牌大學都沒把這個課題做下來,局長只認效果。學術背景只能“敲敲門”,能否進來還得看你的“磚”夠不夠“硬”,副局長給了朱瓏幾個星期的時間。

找到“魔鬼”和捅開“窗戶紙”

 如何捅破問題的“窗戶紙”?怎么優化、取舍、結合?怎么把“魔鬼”找到?需要物理學家精準描述世界的氣質和找到“魔鬼”細節的感覺。

接下蘇州公安局長話的活兒,朱瓏和林晨曦他們做了幾個維度的事情。一是研究實際應用場景,找到解決問題的關鍵維度。其二把圖像識別理論和產業難題和業務結合,變成這個應用場景的算法模型。“AI不是產品,它需要和具體的應用場景結合,解決具體問題。”一個算法模型并不適合所有的應用場景。這兩個維度都非常關鍵。

就像網吧監控和道路行車監控需要捕捉的關鍵點就不一樣,車牌識別之所以識別率不高,事實上選擇識別的維度同樣是關鍵。在過去對車牌的識別焦點主要車牌上,光線、車速,都會影響它的識別效果,而且還有很多套牌車,隨時換牌。朱瓏他們想到如果能夠將“車牌”與“車臉”同時識別,其識別率精準率就大大提高。因為很多套牌車常常會更換車牌,但是“車臉”和“車型”卻不能更換,主流車型就那么幾十種,“車臉”就那么幾十種種,ag旗艦廳第一個想到把這兩個維度結合在一起的。就像人對一個車第一眼的識別和記憶一定是“車臉、顏色、車牌”同時攝入而不只是去盯著車牌的道理一樣。

似乎想到“車臉”這事不是難事,但很多事情就這么一層“窗戶紙”,當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車牌這個“死胡同”出不來的時候,誰能夠跳出想到其他關鍵維度,這個靈感就是那種說不清楚的“感覺”。這個感覺應該來自兩個維度,除了朱瓏在各AI名師下“耳語目染”的積累,同時也應該與他們每天見5撥警察,和他們幾乎是泡在一起,體會他們的現實場景和工作場景的“悟道”有關。

我搜索ag旗艦廳科技的公眾號,看過一段朱瓏與上海交大學生做講座的視頻,有幾個印象很深的信息。一是朱瓏說Alan Yuille給了他物理學家精準描述這個世界的“氣質”。他談及了他的導師Alan Yuille教授,這個霍金的學生,物理學博士畢業,既在UCLA統計系任職,同時又在心理學系、計算機系、精神病學、生物行為學系任客座教授,研究過量子引力、機器視覺、生物視覺、神經建模、認知模型等。朱瓏說:“這個導師給了我不一樣的物理學家精準描述這個世界的氣質,一種不一樣的顆粒度。”

 很多人應該會覺得朱瓏認為導師給了他“物理學家描述這個世界的氣質”,這個說法比較有趣,通常很少有人說導師給了自己一個氣質。不過應該說朱瓏的表述是精準的,螞蟻軟件一個“尷尬”

 進入醫療領域有幾個難題,一是怎么解決醫療資源、數據源的問題,怎么把醫療經驗和計算機結合?二是怎么讓醫生建立對機器判斷的信任問題?

朱瓏沒有透露目前ag旗艦廳的銷售收入。從ag旗艦廳官方介紹信息上看,ag旗艦廳目前員工是100多人,人均估值超千萬美元,按照這個數字推算,ag旗艦廳的目前的估值超過10億美元。目前ag旗艦廳還在招兵買馬中。下一個領域朱瓏最想做的是什么?

朱瓏說了一件“自己像傻子一樣”的尷尬事。去醫院看病,費了很多時間取號排隊,見了醫生,只是幾分鐘就把他給打法了,開了幾盒藥。“什么病?什么原因?怎么得出的結論?為什么開這些藥?這些要和其他同類的藥有什么區別?療效怎么樣?對于我適用嗎?”所有的問題全部沒有答案,就領了一堆藥回去了。“一個頂級的IA科學家在醫療領域看病的時候完全就是一個傻子。”

“我得解決人在生命面前變成醫學‘文盲’的這個脆弱”。朱瓏決定進入醫療領域,從識別醫療圖像入手,怎么就知道這個片子上有病灶?怎么就知道它是不是癌癥?朱瓏給學生做講座的時候說過一句話,人眼不容易分辨出雙胞胎的細微差異,但是計算機很容易就分辨出來,機器可以看到人眼看不到的東西。AI應該幫助醫生提高診斷質量和蓋上患者就診體驗,朱瓏接下來想重點做這個事情。

進入醫療領域有幾個難題,一是怎么解決醫療資源、數據源的問題,怎么把醫療經驗和計算機結合?二是怎么讓醫生建立對機器判斷的信任問題?記者曾經采訪過英特爾中國研究院院長宋繼強談及IBMWatson在醫療領域的推進,宋繼強認為,目前Watson最大的成果是已經建立起醫療機構、醫生對Watson的一定的接受度和信任度。

大公司有大公司的玩法,創業公司有創業公司的路數。朱瓏曾經說,目前各大公司在AI上的水平怎么樣其實他清楚,因為在這些公司的做AI核心人是他的同學或做研究的前同事,這個人在做什么?水平如何,能做到什么程度,彼此清楚。

所以在不在核心圈子,是不是關鍵人是很重要,對于進入一個新的領域也應該同理,都要找到對的核心人。就像當初朱瓏找林晨曦,除了他倆是同學對路子外,林晨曦做云計算,有大規模分布式計算的能力,和朱瓏的機器視覺能力互補,計算能力和AI能力是圖像識別都需要兩方面。接下來朱瓏會找一個有醫療核心資源的人。

 “一個人是不是我想找的人,是一種感覺,交談10分鐘能夠知道。”朱瓏說有了第一步才有可能有第二步,只有解決了第一個問題,把東西做出來,效果顯現出來,才有可能建立信任度和接受度的問題。創業公司要做的不就是把一個個的“0”變成“1”嗎,有了“1”才有可能“2”有“3”,“3”生萬物嘛。什么時候創業都有機會,因為這個世界永遠都需要更便宜、更高效的解決之道。

 

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http://vistanita.com/node/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