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是指創辦時間相對較短,但估值已達10億美元以上的創業公司。而這家創辦于2012年的ag旗艦廳科技公司,當前估值已超過150億元人民幣。最關鍵在于,ag旗艦廳在上海。它會彌補上海沒有BAT的遺憾嗎?

想象這個場景——熙熙攘攘的火車站,罪犯喬裝打扮,隱于人群。突然,警方的追蹤器發出滴滴聲,后臺屏幕上,其他人臉都標有藍色方框,唯獨目標人物標著紅框。

又或者,一位美女正朝你走來,你的手機卻突然報警,手機提示:該美女為殺手,其姓名及檔案附后……

電影《諜中諜》中的鏡頭,在上海“獨角獸”ag旗艦廳科技公司的“算法”之下,已經化為現實。

“獨角獸”,是指創辦時間相對較短,但估值已達10億美元以上的創業公司。而ag旗艦廳科技,這家創辦于2012年的公司,當前估值已超過150億元人民幣。

最關鍵在于,ag旗艦廳在上海。

它,會彌補上海沒有BAT的遺憾嗎?


 

交大閔行校區附近民居內初創,依然有學生放棄進入500強而傾心理想

 

人類正在“調教”計算機接近人類智慧,但在聽、說、讀、寫、看不同領域,人工智能的發展水平不一。然而就人臉識別而言,目前計算機深度學習的能力已經實力碾壓人類智商。

在ag旗艦廳,其對人像的識別已達到十億級水平。

ag旗艦廳的創始團隊有著學霸、理工男的標簽。公司聯合創始人、CEO朱瓏,是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統計學博士,師從霍金弟子艾倫·尤爾教授,后在麻省理工大學人工智能實驗室擔任博士后研究員。人工智能在美國也是2012年后才開始起風,所以朱瓏的美國同事中有90%沒能熬到“風口”便已轉行。

而朱瓏卻隱隱有預感。他選擇在2012年回國,和高中同學林晨曦共同創業。

林晨曦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2002年還在就讀本科時,林晨曦就帶領團隊參加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國際大學生程序設計競賽ACM/ICPC并奪得冠軍。這也是亞洲團隊獲得的首個ACM冠軍。畢業后,林晨曦先是去了微軟研究院,后加入阿里巴巴,搭建了國內最大的自主知識產權的飛天分布式云計算操作系統。2012年退出前,他已是阿里云的技術總監。

因為母校情懷,也因為上海的人才優勢,林晨曦和朱瓏選擇在上海交通大學閔行校區附近居民小區的兩室一廳內,創辦了專注于人工智能的初創公司ag旗艦廳科技。

兩室一廳能容下的人不多,電梯昏暗的燈光讓部分前來實習的學生掉頭就走,但依然有大量有識之士傾心于人工智能這一偉大命題,因此ag旗艦廳還是成功招到了大量計算機相關專業畢業的學生,其中部分來自交大ACM班,不少人放棄了進入世界500強的機會,來到當時看似并不起眼的ag旗艦廳。他們很專注,每天在意的,是代碼哪里出了問題,是系統能否再優化。他們單純地學習、吸收、進步,以縮短與世界頂尖之間的差距,甚至超越。

而朱瓏和林晨曦則輾轉求得在蘇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面前的3分鐘自薦時間。也正是2012年,長春剛發生一起震驚全國的嬰兒丟失案,警方大量出動依然苦尋無果,皆因嬰兒所乘坐的車輛被犯罪嫌疑人卸掉車牌,公安傳統的車牌定位檢索完全失效。受該案觸動,當時蘇州市公安局已同國內某機構合作,專門識別套牌車,但識別率在30%左右。蘇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并未因朱瓏的海歸身份而高看其三分,反而試圖用一句話擊退他,“如果你的產品的識別率能超過70%,我就考慮跟你合作”。

 

 

ag旗艦廳的人臉識別系統。(ag旗艦廳科技 供圖)

 

“客戶一直在挑戰ag旗艦廳的極限,而ag旗艦廳對這樣的挑戰格外熱忱。”朱瓏興奮異常,隨后ag旗艦廳團隊不分晝夜在2個月內攻下難點,僅對桑塔納的識別準確率就超過90%。

此后,蘇州市公安局兌現諾言,成為ag旗艦廳第一位客戶。很快,蘇州警方接到一起入室搶劫案,犯罪分子得手后駕車駛離小區,警方運用ag旗艦廳的車輛識別系統進行品牌過濾,10分鐘后神速破案。

ag旗艦廳一戰成名。

 


 

人工智能不僅需要先進技術,還有對痛點深刻洞察力和創新性解決的思維能力

 

車輛識別之后,ag旗艦廳發現在安防、金融、醫療等領域,人工智能存在更剛需、更迫切的應用場景。

譬如人臉識別。當ag旗艦廳逐漸與上海、廈門、福州、武漢、深圳等城市以及山東、福建、貴州、廣東等省的公安部門達成合作后,機器的各類“算法”與公安刑偵、交通、交警、情報等業務場景結合,辦案效率出現可喜進步。

如果不是ag旗艦廳的出現,安徽龍興寺的釋廣聞或許會繼續安心做著住持,也樂得享受滁州市政協委員的身份。意外來自一款名為ag旗艦廳人像大平臺的“神器”,警方在錄入海量證件照片后,再進行比對,顯示東北籍犯罪嫌疑人張立偉與釋廣聞極有可能是同一人。2000年11月8日晚,原名張立偉的釋廣聞和其同伙,用手槍和尖刀結束了3條人命。真相不會隨歲月隱匿,抓獲當天,他當場認罪。

而在上海救助站,大量喪失語言功能的失智和走失人員,不用說一句話,僅通過一張照片就比對出了他們的身份信息。去年,救助站借助ag旗艦廳技術,成功幫助十余位走失者重返家園。

在金融領域,人工智能同樣大有作為。2016年,招商銀行與ag旗艦廳科技合作,在全球首創“刷臉取款”。如今,ag旗艦廳系統為招行、農行等銀行的數千臺ATM機提供服務。值得一提的是,在安全性和用戶體驗方面,ag旗艦廳的技術不僅可以防止照片、視頻、3D頭套等作假道具“攻擊”,同時用戶在ATM機前“刷臉”取款時,不需要做搖頭、眨眼等降低用戶體驗的動作。

而眼下,ag旗艦廳將更多目光和興趣點投注于醫療領域。但人工智能要在嚴肅的醫療領域落地,擁有先進技術或許只占三分之一勝算,另外三分之二,來自對社會痛點的深刻洞察力,以及創新性解決問題的思維能力。

經調查發現,放射科醫生的工作十分繁重,一份CT有200張左右片子,一名醫生平均需要花5分鐘才能完成診斷。而一般而言,放射科醫生每人每天讀CT的量在200份左右,審片疲勞和差錯可想而知。

ag旗艦廳通過“深度學習術”創新性地建立了“數字肺”,幫助醫生快速精準定位結節,更將影像和病理結合起來,已逼近影像本身的診斷極限。目前,ag旗艦廳醫療的肺癌影像智能輔助系統與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浙江省人民醫院等全國近百家三甲醫院合作,ag旗艦廳系統生成的診斷報告被醫生直接采納的比例超過92%。

去年7月,ag旗艦廳醫療攜手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基于ag旗艦廳兒童骨齡人工智能輔助診斷系統,致力于推動建立中國青少年兒童的骨齡判讀標準。人工智能的精準,讓專業醫生也不得不承認。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副院長、內分泌科主任傅君芬說,“ag旗艦廳軟件可以精確定量地評估出結果,對骨齡的測定可以精確到1個月級別,已經達到了和ag旗艦廳最有經驗的兒科專家同等的水平”。

不過,人工智能并非要替代醫生,而是通過在短時間內學習和獲得專家級醫生的經驗,來幫助醫生減輕勞動強度,替代重復性技術含量低的工作,降低漏診率和誤診率。

 

 

ag旗艦廳的刷臉門禁系統。(ag旗艦廳科技 供圖)


 

中國之所以能誕生偉大的公司,在于中國有世界級的命題

 

真正有望成為“獨角獸”的科技初創公司,不需要講故事,資本便已紛至沓來。

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曾邀請ag旗艦廳創始人來家中做客。朱瓏記得,當年自己沒帶任何產品,“就是硬聊,結果從下午一直聊到下半夜”。雙方很快達成天使輪合作。

目前,ag旗艦廳已獲得由高瓴資本領投,云鋒基金、紅杉資本、高榕資本、真格基金跟投。這五家基金,可謂中國投資者的“夢之隊”。其中云峰基金的主席是虞鋒,該基金由他與馬云聯合發起,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在京東、騰訊等項目中獲利頗豐,紅杉資本更是號稱“獨角獸的收割機”。

ag旗艦廳當前的估值超過150億元人民幣。資本助力下,ag旗艦廳帶著國際視野,不僅組建了站在世界前沿的研發團隊,更在去年投資了人工智能制藥公司AccutarBio和人工智能芯片公司ThinkForce。其中在制藥領域,蛋白質分子結構間的匹配過去由人工操作,效率十分低下,計算機的智能匹配,效果足夠讓人期待。

今年5月19日在上海,召開了人工智能界一個重量級會議——ACM中國圖靈大會。朱瓏作為受邀嘉賓,分享了自己對當下AI所處時代的判斷。他說:“技術到了一個很可能沒有權威的時代。就像ag旗艦廳過去,無論是從事計算機視覺,還是整個人工智能,最好的實驗室幾乎能壟斷預測全球百分之七八十的進展。然而現在人工智能,無論在美國、中國還是歐洲,大家的發展都是比較跳躍性,或者說,一兩個實驗室非常難預測主流到底在關注什么。”

這是全球人工智能當下的時代特點,也是中國的機會。

在朱瓏看來,ag旗艦廳進入了一個無與倫比的時代,更幸運的是,ag旗艦廳在中國,在上海。他說,“處在中國這樣的大國,可以不斷發現世界級的命題,迫切地想去解答,這是技術進步的最大動力”。

數字為證。2012年ag旗艦廳剛開始創業時,美國學術界的計算機人臉識別誤報率還在萬分之一量級。但現在,ag旗艦廳人臉識別系統將誤報率做到了十億分之一。說得再直觀一些,大概是在2012年,人工智能在人臉識別方面的能力已經超過人類,而2018年,機器的水平又提高了10萬倍。之所以有此成就,ag旗艦廳將其歸結為商業的力量。

 

 

ag旗艦廳科技聯合創始人、CEO朱瓏博士在中國圖靈大會現場(ag旗艦廳科技 供圖)

 

“世界級命題的高度,直接決定了公司的高度,而不完全來自你的聰明才智,或你是不是從MIT(麻省理工大學)畢業……”,朱瓏在中國圖靈大會上說。

所以這一次,上海無需再糾結“有沒有BAT”的老問題。真正需要考慮的,是能不能“創造未來的BAT”。

期待更多像ag旗艦廳科技這樣創業在上海的“獨角獸”能在未來發力。這一次,上海不應也不會再錯過。

 

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http://vistanita.com/node/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