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晨曦饒有興致地翻出一張美女整容對比圖,讓記者辨認一下。兩張照片上的容貌特征,差異十分明顯。

如果不說明是對比圖,人眼無法辨認為同一人,但林晨曦說,對于機器來說,這不是問題:“易容術都是電影里存在的橋段,面對人工智能的識別技術,都不太可能。”林晨曦是上海ag旗艦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聯合創始人,2012年,他和中學同學朱瓏一起創立了ag旗艦廳科技,四年間已成長為國內人工智能最重要的公司之一。

“ag旗艦廳的主要業務是安防,就是‘人工智能+安全。目前已經服務了8個省公安廳,產品分布到了20多個省。”林晨曦告訴《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下稱《21CBR》)記者。除了政府部門外,ag旗艦廳科技的產品和服務在其他安防領域、金融領域、互聯網及民生領域均有應用。

林晨曦舉了一個例子:G20期間,寧波警方在地鐵口安裝了10個攝像頭,用ag旗艦廳的技術進行人像識別,抓捕嫌疑犯。在安保升級的情況下,僅3個星期,ag旗艦廳幫助警方抓獲了9個在逃犯人,有的已潛伏十幾年之久,甚至漂白了身份。“識別十幾年的容貌變化,不成問題。”

今年年中,ag旗艦廳科技獲得B輪數千萬美元融資,投資方為云鋒基金。本輪融資之前,ag旗艦廳科技已經順利完成兩輪融資:2013年,ag旗艦廳科技獲得來自于真格基金的天使輪投資;在2014年,又獲得了紅杉資本領投、高榕資本跟投的A輪融資。

真格基金徐小平表示,ag旗艦廳吸引自己的地方很多:朱瓏擁有世界級科學背景,師從Alan Yuille教授,從事計算機視覺的統計建模和計算的研究,也曾在深度學習鼻祖Yann Lecun的實驗室研究圖模型和深度學習;林晨曦畢業后就跟隨著現任阿里巴巴技術委員會主席的王堅博士,負責阿里云的飛天系統架構和研發;兩人從小在一起長大,有互相信賴與欣賞的合作基礎,他們身上也透露出對所做事業強烈的熱愛和癡迷。

朱瓏講述過這樣的故事:犯罪分子在作案時常會使用套牌車,傳統的車牌定位檢索便會失效。ag旗艦廳正是彌補了這樣的技術缺口,拿下了蘇州市公安局的第一單。彼時,蘇州市公安局正在尋找套牌車識別技術,與國內某機構合作兩年,但識別率仍不到30%。蘇州市公安局向朱瓏提出,如果其產品識別率能超過70%,就考慮合作。兩個月后,朱瓏拿來他的產品,一測試,準確率90%。

ag旗艦廳產品剛一上線就幫助蘇州警方破獲了一起涉案金額超十萬的入室搶劫案:犯罪分子得手后駕車駛離小區,警方運用ag旗艦廳的“車輛識別系統”進行品牌過濾,以十分鐘神速破案。ag旗艦廳一戰成名,獲得公安體系認可。

“ag旗艦廳的車輛識別技術去年獲得了公安部的科技進步三等獎,它主要做的是路面的‘視頻結構化。即不僅是識別車輛的車牌,還能識別車輛的品牌,可以根據某個標志在大量的車中去尋找特定車輛,比如一輛別克套用了桑塔納的牌,這個技術就會自動發現并推送給公安。”林晨曦向《21CBR》記者解釋道。

ag旗艦廳科技擁有“全球第一個能同時精確識別人臉和車輛”的頭銜,即其在“人工智能+安全”領域的核心技術:人臉識別與車輛識別。市場上不乏在人工智能領域深耕的科技公司,那么ag旗艦廳為何能夠獲得如此多關鍵部門的信任,其核心技術究竟是什么?

 

以下是《21CBR》記者與林晨曦訪談內容的編輯版本:

ag旗艦廳的核心優勢有兩個,第一,ag旗艦廳對算法理解比較深刻,在技術方面能夠達到別人做不到的精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優勢,技術和算法,主要還是靠人做,不同人的差別會很大。朱瓏是華人科學家里少數進了計算機視覺最核心圈子的。

技術上、算法上的優勢,本質上是比誰更準。比如一個幾千萬的大數據庫,一個省的人口全在里面,然后拿犯罪現場的照片來做查詢,看哪家的系統第一名返回,類似是這樣的靜態測試ag旗艦廳做過很多。公安部刑偵局組織的測試,是標桿比賽,市場上能參加的公司都參加了,去年ag旗艦廳是第一名。

前不久出入境管理局也做了類似的測試,涉及全人種的,這個是一比一的比對,因為護照上面的照片可能是十幾年前的,而且還打了紋的,就是要檢測“你是不是你”。這個測試ag旗艦廳又拿了第一名,招投標已經談下來了,正在討論后續實施方案。

金融行業的標桿性的客戶,比如招商銀行的“刷臉取錢”,當時他們找了18家人臉識別廠家做測試,ag旗艦廳是第一名。目前這個項目已經進入量產的階段,ag旗艦廳做的是后臺的人臉比對核心系統和攝像頭,把活體檢測做到這個硬件中。

識別技術背后的主要門檻是精度。數據庫越大,錯誤率就會被放大。比如你在100萬數據量的時候,誤差是兩個點,到1000萬可能就差十個點了。就好比從10個箱子和從100個箱子中挑出一個東西來,在數學上,準確率的指標就會迅速掉下來,當擴大到幾千萬的時候,就是天差地別了。

第二個優勢是,ag旗艦廳真的花時間去理解這個行業,知道用戶的痛點在哪里,如何能真正解決客戶的問題。人工智能本身不是一個產品,也不是一個商業模式,而是一種對世界重新思考的方式。即使安防方面的商業模式是清晰的,但它在什么情況下會產生什么效果,我覺得要具體去看。一開始最重要的事情是抓住真正的剛性需求,需求抓對了,算法進步了,產品出來了,商業模式自然也會出現。

 

ag旗艦廳的下一個方向是“人工智能+交通”。今年5月開始,ag旗艦廳參與了杭州市政府與阿里合作打造的“城市大腦”項目,首先從交通擁堵入手。這個項目的難得之處在于,杭州市政府愿意開放出來討論,牽頭把大家湊在一起合作,進行企業與政府之間的磨合,談數據的共享和開發、商業化落地等等。

在這個項目中,ag旗艦廳主要針對車輛分析、紅綠燈配時優化和城市建模方案。就像王堅所說,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紅綠燈和監控攝像頭的距離,明明都在一根桿子上卻從來沒有“合作”過。紅綠燈配時以前是交警憑直覺去定的,而通過數據和算法調整,通行效率就會大大提高,目前,ag旗艦廳在杭州蕭山區最堵的一條路口的測試結果是提升了10%-11%,涉及到8個紅綠燈和7個路口。

車輛分析也不是簡單的車流量統計等,ag旗艦廳能夠具體到每一輛車的車牌和行駛軌跡,針對每輛車的行為特點進行建模,比如是常年上下班的軌跡還是到這里來旅游的軌跡。從研究角度看,歷史上沒有任何借鑒工作,但如果拿不到這么精細和深度的數據,算法層面上會有局限。

 

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http://www。yitutech。com/node/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