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a991a2a54b59.jpg

呂昊短期將要推動ag旗艦廳產品、工程和戰略的創新。長期的目標是公司的成功,“有更多資源做更多事情”。

呂昊上任ag旗艦廳科技首席創新官(CINO)剛剛兩個月。去年年底,他辭去了在谷歌的工作,離開了生活十年的美國,回國加入ag旗艦廳。

這是一家創立于2012年的人工智能公司,已經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于安防、醫療、金融等領域。呂昊曾在2015年就萌發過加入ag旗艦廳的想法,兩年多的時間過去,他感到國內人工智能的發展速度和局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沒什么懷疑和猶豫的,再不回國,會錯過很多事情。”

加入ag旗艦廳在呂昊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沒什么理由不這么做。” 這個讀計算機理論出身的理工男在職業選擇上表現出十分感性的一面,“對公司的文化、環境和合作的人,大概的感覺對了,就對了。”

他和ag旗艦廳聯合創始人林晨曦同為上海交大的畢業生,兩人相熟,對于彼此的思維、想法和行事風格都很了解。“我很看重合作對象,晨曦和Leo(ag旗艦廳聯合創始人兼CEO朱瓏)是很聰明和扎實的創業人,我認同他們的遠見,對他們有信心。”呂昊說。因此,回國前,他沒有考慮大公司或行業中其他的“獨角獸”公司。

入職一個多月,呂昊還在適應崗位的過程中,“我也在尋找我要做什么”。“首席創新官”是個不常見的職位,呂昊將自己的職業規劃分為短期和長期。短期將要推動ag旗艦廳產品、工程和戰略的創新。長期的目標是公司的成功,“有更多資源做更多事情”。

他對于這種摸索狀態不僅沒有感到不安,反而是“高興和激動的”。呂昊認為不僅自己需要適應這種在白紙上尋找答案的狀態,ag旗艦廳也要適應這種帶著“彷徨、迷茫”的不確定性。

“我能理解其中的難受,不要害怕做不成功。當你感覺做不出來,很可能是對的。”他認為對于ag旗艦廳來說,重要的是選擇正確的課題,當課題足夠難、足夠有空間,就有成功的可能性,“10件創新的事情可能最終只有1件成功”,呂昊開玩笑說:“失敗了都算在我頭上。”

目前,計算機視覺領域的主要競爭行業之一是安防。呂昊認為ag旗艦廳與眾不同的地方在對安防行業的專注和敬畏,“ag旗艦廳就是要把安防做到最好,如果別人不是這么想的,那么這就是差異。”

因為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開放,算法活躍,呂昊認為單靠技術是無法形成壁壘的。“難以想象一家公司壟斷,成熟的想法是在競爭激烈的領域中做到最好。” 他選擇了用蘋果公司來類比他認為的“最好”,“眾多公司都做手機,蘋果做的最好,不是因為技術上不可企及的壁壘。”

游走于中美兩國的人工智能領域,呂昊深感該領域兩國在人才儲備、結構和技術的應用場景上都存在差異。美國的學術界和工業界儲備了更多博士研究生,但是中國的本科或是碩士畢業生在對于高科技的快速接受和勤奮程度上,更具優勢。

從大公司來到創業公司,呂昊感受到創新對于大公司和小公司意味著不同的重要性,“ag旗艦廳所處環境逼迫ag旗艦廳必須靠產品創新去發展壯大。” 

創業公司在人才結構上也容易處于劣勢。“谷歌很容易就招到想要的人”,呂昊表達了ag旗艦廳對年輕人的重視和培養意愿,“ag旗艦廳在美國都當過助教、教過學生,很想要培養自己的人才,這件事不一定要在高校內才能完成。” 

 

當然,培養年輕人在任何地方都會是一件耗時耗力的事情。

 

您可以復制這個鏈接分享給其他人:http://vistanita.com/node/308